设置

关灯

酒品太差

    赵芷醒过来的时候,不仅胃里非常不舒服,头也疼得要命,导致她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正身处何方。

    正迷糊着,房间的门被推开,一位中年妇女走了进来,看见她愣愣地坐在床上,来人眉头一皱,开始絮絮叨叨。

    “臭丫头,跟你说过多少次了,在外面不要碰酒不要碰酒,你就不听,还喝得烂醉。这要不是有婉婉,你睡大街去吧你。”

    劈头盖脸的一顿念叨,让发呆的赵芷找回了出走的理智,她揉了揉眼睛,嘀咕道:“这不是有周婉在嘛……不然我哪敢这么喝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那里嘀嘀咕咕些啥呢?哦,还顶嘴是吧?不敢大声顶撞所以小声哔哔,以为我听不见是吧?”

    眼看对方眼睛一瞪就要发火,赵芷连忙装作一脸虚弱的样子往床上一躺,哼哼唧唧地演戏。

    “哎哟,哎哟我现在可难受了……哎哟,妈,我头也难受胃也难受哇……”

    演了半天那边毫无反应,赵芷侧过头,睁开一只眼睛偷瞄了面无表情的母亲一眼,换了台词又接着哼唧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哟,妈,我饿得那是浑身难受啊……我不行了,妈,亲妈诶,你的宝贝女儿好饿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次,赵母总算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“瞧把你能的,饿一两顿那是你该!”

    她顺手在赵芷额头上敲了一下,还没来得及收手就被赵芷抓住用脸蹭了蹭。

    “别诶,这位太太,养个孩子多不容易,万一饿出个好歹来女儿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呸呸呸!”

    赵母嫌弃地抽回手往她头上揉了几下:“小孩子家家的,胡说八道些什么。赶紧的起来洗漱吃饭,我煮了粥给你。”

    她一边说着,一边朝屋外走去,留气急败坏的下赵芷在后面嚷嚷。

    “妈!说了多少次不要用这种撸猫撸狗的方式往我头上薅,会秃的。秃了您给赔嘛?”

    “你有本事重新钻我肚子里,我就给赔。”

    走到门口的赵母回头白了她一眼:“行了动作快点,再不起来都到时间吃午餐了。”

    换衣服时,赵芷感受到内裤上传来的粘腻感,想起那个过于真实的春梦,满头黑线。

    慢吞吞地梳洗完毕后,赵芷来到饭厅,一边喝粥一边问:“妈,我昨晚怎么回来的?”

    她只记得昨晚聚餐之后,他们一伙人去了酒吧续摊,因为心里不舒坦,她就多喝了几杯,结果把自己喝到断片,后面的事情怎么都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回来?婉婉送你回来的呗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赵母又开始絮絮叨叨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,没事喝那么多酒干什么?就算有婉婉送你回来,安全没问题,可那东西喝多了伤身体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有事才不小心喝多了嘛……”

    赵母停下手里的活,皱着眉看向她,问:“你又在嘀咕些啥呢?”

    “没,你听错了,我没说话。”

    狐疑地看了她几眼,见看不出什么,赵母又继续边干活边唠叨:“我跟你说,下次见到婉婉,你可要好好谢谢人家。昨晚把你带回来她估计一点都不轻松,你跟个八爪鱼似的扒她身上,死活不愿意下来,这酒品也忒差了。最后还是我跟你爸一起,费了老大的劲儿才把你弄下来。”

    听着母亲的描述,赵芷有点绝望。

    她以前没什么兴趣喝酒,也没多少机会可以这么放开了喝,所以她压根没想到,自己的酒品居然会这么差。

    下午还有一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