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10、这人真好看

    皇上早已特意吩咐了人,因此即使寝宫整夜未出也没有人进来查看,

    梓恭几乎是一闭眼便睡了,齐陌将他抱进怀里,入手滑腻的肌肤让他顺着背脊来回抚着,然后他突然在右肩下三寸的位置,摸到一个凹凸不平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摩挲一番,才发现那是字,适才都没注意到。不难辨认,是一字灾。

    梓恭似乎有些不安,直往他怀里钻,能在皇子身上刺这种东西,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干的。

    皇上很瘦,背脊间的凹陷明显,腰肢细瘦,往下是一对腰窝,再来就是两瓣圆润肥嫩的臀。

    不难想像,若是从背后干进去,见梓恭无力陷落的腰肢、被打得通红的屁股,会是多美的样子。

    齐陌叹了口气,那药劲一过他就开始觉得自己荒唐,好好一场宴吃到皇上身上去了。

    但也没想到,梓恭对他竟然存着这种心思,之前拦着不让他走,怕也是因此。

    梓恭像整个人要贴到齐陌身上去,他蜷缩着在他怀里,还时不时蹭个几下。

    齐陌都快被他蹭硬了,也只能抱着他睡下。

    隔日将军还是起得更早些,他坐起身穿衣,到外头唤人备了热水自己抬进来,「皇上,起来沐浴了。」

    梓恭唔了声才缓缓睁眼,一脸迷茫,看到齐陌坐在床边便蹭过去,像只黏人的小猫枕着他大腿。

    齐陌摸了摸他脸颊,「身子还好么?」

    梓恭还没全醒,被他一说才开始觉得全身酸疼不已,下身还很疼,昨夜荒唐的记忆一回流,他立马撑着床想坐起,却被腰间酸疼激得软了身子。

    「嗯……朕、朕……」皇上心慌意乱,他最一开始的计画只是迷昏齐陌,在他醒来前就叫人把他送回去说是醉了,结果完全乱了套,自己后来竟还几乎是被做到昏了。

    齐陌知道梓恭现下心里铁定是千回百转,实际上他自己也好不了多少,却仍是稳着心绪道,「陛下先沐浴,其他事儿我们缓着说好么?」

    梓恭点点头,然后被齐陌抱紧屏风后的浴桶,氤氲的水气和暖热的水温,不免让他又犯上一股懒意。

    「什么时辰了?」

    「快申时了。」齐陌一边说,一边拿着布巾要替他擦拭,被梓恭推开了。

    皇上似乎颇为头疼,闭着眼揉了揉太阳穴,调整了下状态,才缓缓长抒口气,又恢复成平时那般不亲人的模样,「将军不必如此,朕自己来。」

    齐陌挑眉,「陛下嫌臣手拙?」

    「朕无此意,实是不好劳烦将军。」梓恭看不出什么表情,他瞥了眼齐陌手中的巾帕,「给朕。」

    齐陌看着他,似乎想问点什么,但没有开口,也没有听话的就将东西递过去。

    「将军?」梓恭倚在浴桶边,水面恰好到了肩颈下一些,精致的锁骨线条和骨感的肩只露出了一些,便顺着隐没进水波里,白皙的肌肤上头攀附着暧昧的红痕,仿佛诱着人再将红痕加深一些……

    模糊的水面下是诱人的肉色,齐陌记得自己是怎么按着这副身体,然后狠狠插进去那处隐蔽,还将肥嫩的臀拍得通红。

    然而这人现下的语气却如此疏离,好似他们昨夜什么都未曾发生。

    齐陌却轻轻勾起笑,「更劳烦的事也劳烦过了,陛下就不要跟臣计较这些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」梓恭那张脸绷不住,他自然知道齐陌指的是昨日的事,羞得想好的话也都忘了。

    齐陌见好就收,见皇上一时不知如何拒绝,便替他沾上香露,轻而缓的擦拭过他每一寸肌肤。

    梓恭垂眸,显得有些手足无措,手脚都不知该何处安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