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90页

    失算 作者:远黛
    第190页
    她声音娇软,又像是轻吟,很撩人。
    碍于前面还有司机,江让没和她多闹,收了手。
    只不过嘴上却不肯饶,小时候喊哥哥,现在倒是江让江让的喊。
    纪也愣怔,别扭反问:小时候的话,现在还能作数啊?
    那时候小,又格外喜欢他,总是阿让哥哥的喊。
    要是现在还这样喊,纪也觉得太肉麻了。
    江让嗤道:总有办法让你喊的。
    车子在上高速前,拐过城中的市集。
    因为重新规划过商业区,变化很大,纪也忍不住偏头多看了眼。
    这儿现在变这么漂亮啊她不自觉呢喃道。
    江让跟着她的视线看过去,又缓缓收回,要去看看么?
    可以吗?
    也不是不可以,叫声哥哥来听听。
    哦,原来这么快就在这儿等她了。
    纪也坐正些,一本正经道:那不去了。
    江让笑意慵懒,敲了敲椅背,冲司机道:靠边停吧。
    好的江总。
    -
    红庄市集烟火气旺,主题是越夜越宜市。
    街头上设着摊点,玲琅满目的商品、小吃,街灯亮起,有五彩斑斓绚丽的光,闪过头顶,汇成一串串银河。
    有的商家是直接开车进来的,后备箱打开,人就坐在上面。
    江让牵着纪也的手,两人漫步目的,俨然一副游客模样。
    你刚才吃饱了吗?纪也问他。
    嗯。
    纪也摸了摸肚子,我其实也挺饱的,不过还总想再吃点什么。
    江让轻笑声,跟着纪也的脚步走到一家糖水铺子前。
    老板立刻热情招呼他们。
    美女,要吃点什么吗?
    纪也低头看菜单,又转头问江让,你想吃什么吗?
    江让随意瞥了眼菜单上的图片,喉结轻滚,仿佛已经能闻到那股甜腻味。
    你想吃什么就点。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纪也才想到,他向来是不喜欢吃甜食的。
    她朝老板要了份酒酿小圆子,扫完码,拉着江让坐到摊车旁的简陋桌椅边。
    小圆子上的快,纪也特意问老板要了两把勺子。
    把勺子递给江让的时候,她看到男人轻皱下眉,随即拒绝道:你吃吧。
    纪也没勉强,但还是推销道:很好吃的,只是看着甜腻,我从小吃到大都不觉得腻。
    江让轻嗤声,只要是甜的,你有不喜欢的?
    纪也不置可否。
    她嗜甜。
    口味偏宜市,但凡是道菜,只要放糖她都会多吃两口。
    小圆子挺多的,纪也没吃两口就饱了。
    她看看碗里的,又偏头朝江让道:你不吃,都浪费了。
    江让的视线漫不经心的,转到她的脸颊,再缓缓下移,落在她水津的唇角边。
    他温热的指腹摩挲过她的红唇,目光灼灼,问道:甜吗?
    纪也点头,甜。
    江让的笑容散漫肆意,他的指尖轻触她脖颈后侧,微收,这么甜,搞的我也想试下。
    纪也眼睛一亮。
    正要把碗推给他,谁知江让手上倏紧,将她的头带到自己身前。
    干燥的唇,带着秋季淡淡的凉意。
    两唇相抵,混合着江让身上那股清香,和酒酿带来的清甜口感,尽数吞没在唇齿间。
    江让的手钳着她的下巴,将她抬起。
    舌尖轻触,扫过纪也口中的每一寸,最终停在她的唇角边,将那抹残津卷走。
    微微退开,纪也急促的呼吸声传来,还有那张红到不能自已的脸颊。
    明明只是个浅尝即止的吻,纪也却觉得自己快要窒息。
    从来没有试过,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他接吻。
    市集人来人往,一片喧嚣。
    而他们两人,缩在这一隅天地里,做着情侣之间极致缠绵的事。
    江让神色自若,他盯着纪也,笑意浪荡不羁,眉稍轻扬,冲她说了句:是甜的。
    直到两人离开糖水铺子,纪也脸上的温度仍旧没有降下来。
    而江让淡定地牵着她,继续往前走。
    再走得深,纪也偏头看到有拍大头贴的粉红色机器,就放在路边。
    有初中生年纪的两个女生,在帘子里面照相。
    纪也看了眼江让。
    她想到,他们俩上一次合照,还是在六年前。
    江让那时候带她去过许多的地方,都用照片留下过足迹。
    只不过很多照片,她在德国的时候,都狠心删了。
    因为怕自己看了,会更想他,会更想回来找他。
    不过大头贴这事儿,挺中二的,也不太适合江让,纪也心里的念头又重新打散。
    因为是中秋,市集前面有社区组织的灯会,猜灯谜。
    两人站定在一盏兔子花灯前。
    纪也抬眸,就着灯光看江让英俊的侧脸和利落的下颌线。
    她捏下他的手,轻声道,阿让,我们一起拍张照好吗?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