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5页

    失算 作者:远黛
    第15页
    她看到江让眉眼低敛,表情冷倦地睨着她,片刻后才有些不着调的笑了下。
    纪也顿时尴尬的脚趾抠地。
    她果然不会聊天。
    气氛凝窒。
    就在这时,她的脚背被滚落出来的篮球砸了下。
    球越过她的鞋子径直滚到了江让脚下。
    江让垂眸看了眼,他薄唇叼着烟,用脚尖稳住后轻挑,篮球跃起到他手上。
    他单手抓着球朝纪也走过来。
    他站定,隐约传来的淡淡烟草味,混合着他身上独特的冷香,如同他人一样强势的气息裹挟住纪也周身。
    纪也下意识退了一步,连鞋跟都抵到了脚后的球。
    而江让那双握着篮球的手轻抬,稳稳的将球送进了袋子里。
    江让看着她僵硬的身体,眼梢划过她滚烫的耳垂和轻颤的睫毛。
    他后退一步。
    刚抽完烟的嗓子有些哑,还透着几分痞气,自己都没管好还想着管我啊?
    纪也倏忽抬眸看他,眼神飘忽躲闪。
    江让却似浑然不在意。
    他掐着烟的手避开她的身体,将搭在手臂上的衬衫取下,随意拢上她的肩头。
    他的衣服大,堪堪披在纪也身上,盖到了她双腿处。衣服上满是他的味道,两袖相触,好似肌肤相亲。
    纪也愣了半晌才明白过来他话里的意思,脸顿时炸得通红。
    极致社死。
    她甚至不敢低头去看背后的裤子。
    恨不得现在,立刻,马上原地消失。
    纪也只想逃跑,这时器材室门外却传来了曾斯宇的声音:
    阿让,走了,躲这儿抽什么烟呢。
    眼看曾斯宇就要推门进来,纪也有些慌,她转过头去看门外。
    突然,她感觉到江让伸出手,轻轻拉了拉她的马尾,将她往身后带了下。
    待会儿再出去。
    说着他径直走了出去。
    第6章
    男生寝室楼吵闹,有随手晾得歪七扭八的t恤袜子,宿舍阳台门一关,里头更是嘈杂。
    曾斯宇和张哲远围在一块儿打王者,鼠标咔咔咔声一顿猛操,还是气的曾斯宇怒摔。
    妈的,打野在干嘛呢,菜逼抠脚,又输了。
    张哲远摘下耳机,不玩了,都输了几把了,没劲。
    说着他拿起手机,不知道在跟谁发消息。
    你他妈跟谁发消息呢,快点,这才玩了几把啊,老子不信下把还能碰着傻逼。
    张哲远:我先去打个电话。
    曾斯宇咒骂声,索性也合上电脑,往坐椅上一靠。
    他偏头看了眼坐在桌前写演讲报告的江让,忍不住啧了声。
    还没写完呢?不就一破演讲比赛,也值得你费那么大心思?
    江让平时看着不着调,对待感情随意懒怠,可在专业报告上却是极受教授认可的。他天生条件好,家里底子厚,从小耳濡目染,许多对旁人来说很难的问题在他这儿都能轻松完成。
    此次由a大主办的专业演讲比赛,系里的教授自然各个都推了自己的得意门生。
    江让更是当仁不让,做了此次a大组别的组长。
    他打字的指尖没停,觑了曾斯宇一眼,你懂个屁。
    曾斯宇顿时不干了,别写了,一起开两局呗。
    江让的黑眸没动,仍旧落在笔记本电脑上,他懒得理曾斯宇,你很无聊?去把你五天没洗的袜子洗了。
    曾斯宇默默退开,没再凑过去。
    张哲远在阳台上煲了会儿电话粥,眉眼带笑的走了进来。
    快点的再开一把。曾斯宇跃跃欲试。
    张哲远却摇头,不玩了,我晚上有约。
    曾斯宇一愣,你能有什么约?
    我怎么就不能了?你以为都像你,闲着没事干成天抠脚。
    张哲远这话一出,坐在那头的江让眼梢没抬,也是不太厚道的哂笑一声。
    曾斯宇气够呛,到底是哪个眼睛瞎了的姑娘瞅上你这个丑东西了你说!
    张哲远好心情的没和他计较。
    我们系的学妹,那天帮教授收考核卷认识的,怎么你有意见?
    不是凭什么啊?曾斯宇想不通了,这种事怎么就落不到我头上,合着这寝室里就剩我一个孤家寡人啊!
    不服气?张哲远回道。
    说着他凑到曾斯宇身边,话说回来,我那学妹可是和系花一个寝室的,改明儿喊你一块吃饭。
    哪个系花?
    纪也啊,你不成天念叨人家吗?
    曾斯宇原本还蔫巴着,这下又浑身有劲。真的假的,你可以啊张大远!
    还行吧。张哲远拍拍他的肩膀笑。
    两人调侃着,只见江让将笔记本电脑合上塞进包里站了起来。
    搞完了?曾斯宇问。
    没。江让背上双肩包,说了句:我今晚回公寓睡。
    说着他就走了出去。
    曾斯宇和张哲远早就了解这位大少年的作息习惯,没多说什么。照这样看江让今晚应该是要搞到挺晚的。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