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244页

    [综武侠]每一世都是丫鬟命 作者:深山客
    第244页
    就在杨过惊叹这如梦如幻的世界时,大雕翅膀一展,稳稳落在湖对面。它并不是飞过去的,更像是用的轻功。
    胡思乱想之间,那雕接连衔了几朵叫不出名字的花过来,将它们扔进阿眉怀里。见杨过没有动作,它越发急切地拍打着杨过的手臂,巨大的头不停做出低头啄食的动作。
    杨过同阿眉生活许久,对她能与动物沟通一直惊叹不已。也正是如此,他很清楚这些口不能言的动物有时是非常聪明的,这雕瞧着灵性十足,说不定它真能想出救人的办法。
    抱着这样的期盼,杨过将花捣烂,把汁水一点点喂到阿眉嘴里。她已没了吞咽的本能,杨过便一点点用内力将花汁逼进去。
    明明只是一捧汁液,杨过生生喂了半个时辰。之后的每一日,那只雕都会带许多奇奇怪怪的花草来此,让杨过喂给阿眉。
    令杨过惊喜万分的是,阿眉虽仍气若游丝没有半点清醒过来的迹象,但也没有之前那般凶险。他甚至隐隐期待着,再过些日子,说不定……说不定她真的能好起来。
    这一等,就是三年。
    草长莺飞,又是一年春来时。山谷里的花比山上开得早些,红的粉的白的黄的,将这寂静的山谷衬得格外有趣。
    一个身穿兽皮,满面胡须的男人穿梭在山谷间,见了开得不错的野花,便低头摘几枝拿着。他选得很认真,丝毫没有察觉身后一个巨大的身影逐渐逼近。
    呼,一阵疾风吹来,将地上的花卷起不少,原本还算野趣十足的草地,顷刻间便乱成一片。那满面胡须的男子运气当真不错,就在那妖风刚起时,他已先一步离开,恰好避开了。
    “昂!”一声不满地啼叫,巨大的黑影猛地扑向男子。
    男子高举着手里的花,无奈地笑道:“雕兄,这次可是你输了?我可没有再诈你!”
    这男子不是别人,正是在山谷里住了三年的杨过。他的胡子已经长了许多,衣服也早就换成了平日里打的猎物皮毛,远远看去,已和野人无异?
    “昂!”大雕拍了拍翅膀,似乎是在回答杨过的话。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等我把花送回去就陪你练剑。”在这山谷里住了三年,杨过也弄清楚了这大雕的来历。他每日早上跟着雕兄寻草药回去喂给阿眉,下午就陪雕兄练那位独孤前辈留下的武功。
    这样的日子平静得让他几乎忘了时间的流逝,他将采来的野花插在石头磨成的花瓶里,把大雕衔着的草药磨成汁,小心喂进阿眉嘴中。
    她的脸上已有了血色,呼吸也清晰了不少,仿佛睡着了一样。杨过从怀里掏出木梳,小心为她梳理头发,一边梳还一边说着今日他做了什么。
    “雕兄今日又输了,它一直昂昂昂的叫。可惜我不像你能听懂它们的话,我只能猜个大概,气得雕兄差点没把我扔下去。”说到这,杨过便忍不住笑了笑。
    他每日都在重复一样的事,也没指望能听到她的回答。可就是这样自言自语时,他听到一个微弱地声音从空气中传来。
    “我这一觉睡得真久。”
    杨过手中的木梳再也握不住,激动又害怕地低下头,就见那双一直紧闭的眸子微微弯起。正带笑地打量着自己。
    他克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,温柔地抱着她道:“无论多久,我都会等你。”
    第163章 番外一
    又是一年上元节,襄阳城自东向西挂满了各色花灯。无论是大酒楼还是小摊贩都不会错过这个挣钱的好日子,早早的就在府衙画好的范围内摆上了自己的货物。这样热闹的情景,在十年前,襄阳的百姓根本不敢想。
    “襄儿!襄儿!”一声声急促的呼喊,惊得路人纷纷看去。只见一个身着红衣的明艳少妇正焦急地四处张望,似乎是丢了孩子。
    上元节本就人多,每年这天总会有几家丢了孩子,有时只是走散了,待人散去还能重逢,有些却是被歹人捉去了,这一去可就不知还有无见面的机会。想到这,不少人便忍不住投去怜悯的目光,更有几个男子凑上前去作势要帮忙。
    可还不待他们张嘴,一个挺拔俊朗的男子已拨开人群,快步走到少妇身边。他的手上还拿着几串吃食,见女子焦急,将手里的东西递给身后的男孩,拉住她的手安抚道:“芙妹,出了什么事?”
    少妇见丈夫归来,一把拉住他的袖子道:“襄儿不见了。她刚才闹着非要福记酒楼的花灯,我被她缠得没办法,就带她去买,谁知才拿到花灯,我一转眼这丫头就不见了。她才多大呀,要是被歹人捉去,我……我……”
    一想到那种可能,少妇只觉得到嘴边的话再也说不下去了。倒是跟在高大男子身后的男孩不紧不慢地将嘴里的糖葫芦咽下去,慢悠悠开口道:“大姐,你就别担心了。要是遇见歹人,吃亏的还不一定是谁呢!上次外公来时,偷偷给了二姐不少好东西,我想看二姐还不给!”
    似乎想到自家二姐那副得意的模样,男孩有些不高兴地撅起嘴。少妇白了他一眼,气道:“江湖中人的手段多了去了,她一个小丫头片子就算再厉害又哪里防得住。还有你,给我牢牢跟着你姐夫,不准到处乱走!”
    “好~”少年慢吞吞伸出手,拉住男子的衣袖,嘴里仍是忍不住念叨道:“我听娘说你以前可比我们两个还闹腾,真是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……”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