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20页

    [综武侠]每一世都是丫鬟命 作者:深山客
    第20页
    那马似乎感受到了她的目光,忽地调转马头,用屁股对着她。阿眉分明听见它一边嚼着草料,一边跟杨逍的那匹马嘟囔:“你听到了吗,那个人又要压榨我们了。我本来还想今晚睡个好觉的。她好笨,这一路夹得我肚子不舒服。”
    另一匹马打了个响鼻,头也不抬地道:“怕啥,待会儿等她上马,你就假装没站稳,把她摔出去,这样今晚就不用赶路了。”
    “唉,不行。你那主人盯我盯得可紧了,我今天好几次想偷懒不走,都被他一个眼神吓了回来。”
    想到杨逍,另一匹马也不敢再乱说话了。虽然这些动物无法与人沟通,却很有眼色,知道什么人可以惹,什么人不可以惹。
    将这两匹马对话听在耳里的阿眉忍不住苦笑,她再一次认识到,这个世界和以前非常不同。在这里,武功高强有时候比什么道理都管用。
    杨逍见她望着那两匹马发愣,忽然伸手轻轻戳了一下阿眉的肩膀。阿眉脚下本就不稳,猝不及防被他这一指坏了平衡,整个人又跌坐下去。
    她坐在地上,半天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。一脸懵地抬头望杨逍,好像不敢相信对方竟然做出这么幼稚的举动。
    “你看你连站都站不稳,还想今晚赶路?你这样子到了王盘山,只怕不仅没问到有用的信息,还平白送给天鹰教一条命。”
    杨逍忽然收了玩笑之心,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道:“你放心,我既然答应了帮你寻屠龙刀,就不会食言。今日先休息,半月之内,我定将你带到王盘山岛上。”
    “你这样帮我,又有什么好处?”阿眉从不相信这世上有无缘无故的好,对方这样尽心尽力帮她,要说没有所图,她说什么也不相信。
    “好处……我还没想好。”杨逍见她愣住,不由得朗声大笑,“就当我将想要的好处先存你那,有一日我想好了,自然会找你讨要。”
    大概从来没见过像他这样还把好处先存着的人,阿眉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。只是今夜要宿在农家的事,却是定了下来。
    杨逍瞧出她有些爱洁,在村中寻了户最干净的人家,使些银子让他们收拾出两间屋子,给他们借住一晚。
    而阿眉也终于撑不住,倚在炕上疼得嘶嘶抽气不止。她大腿内侧已经磨出痕,有些地方甚至是结痂了又被撕裂开,瞧着颇为严重。
    可惜她此次出门只来得及带毒药,此时想给自己治伤也没有趁手的药材。再加上这伤的位置有些私密,她更不好意思向杨逍开口要药膏。
    正慨叹间,这户人家的媳妇来敲门了。
    “姑娘歇下了吗?”
    “大婶……您有何事?”
    阿眉强撑着爬了起来,面色如常地将门打开。那妇人瞧了瞧她的脸色,见果然有些苍白,便语带笑意地道:“和你同行的那位公子说你身子不适,让我煮了些滋补的汤端来给你。还有这个盒子,说是让我一并送来。”
    阿眉低头,见那托盘中果然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,旁边还有个精致小巧的盒子,不由微微一愣。
    那妇人见她不说话,还以为他们两人是闹脾气了。心道:难怪那位公子自己不送,还偏要让她来,原来是人家姑娘生气了。
    妇人一片热心肠,将那汤和盒子一齐端进屋放在桌上,这才笑盈盈道:“这汤里的材料可是那位公子跑了好几家才凑齐的。我也不知你俩是因着什么拌嘴,可就凭他这般用心,姑娘你也消消气。”
    阿眉听了这话,知道对方这是误会了。可想着他们本就只借宿一晚,也没必要同对方解释。便胡乱点头应了,忙将人送了出门。
    坐在桌前,阿眉尝了一口汤,只觉一股暖流从喉咙流到胃里,顿时全身都放松不少。再将旁边的盒子打开,见里头是满满一盒凝脂状的东西。
    阿眉将盒子凑在鼻尖闻了闻,发现这里面用了不少上好的药材,显然是用来治伤的。她一想到这人送这药来的意思,不禁双颊一红,又尴尬又感动地低喃道:“这位杨左使还真是……经验丰富呀。”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阿眉:你撩妹有点熟练呀……
    杨逍:胡说八道,我这是天赋!
    第14章
    从钱塘出海口向外行约六十里,就可见大大小小的岛屿数十座,王盘山岛便是其中一座。一艘雕龙画凤的画舫正慢悠悠向着王盘山岛方向而来。
    今日海上颇为平静,灿烂的阳光照在蔚蓝的海水上,荡起层层金色的花纹。偶有几只飞鸟从头顶盘旋而过,给这份宁静又添了些许灵动。
    阿眉却无福欣赏这样的美景,她自一上船,就坐在窗边一动不动,好像一尊精巧的雕塑,全然没了生气。
    “怎的,在为屠龙刀之事烦心?”杨逍倒了杯茶水递到她面前,皱眉道,“不过一把兵器就让你乱了阵脚,日后那刀在你手中只怕也留不住。”
    明明还未到王盘山岛,杨逍话里话外却仿佛屠龙刀已经是他们囊中之物。可见他这人虽一身文士打扮,内心却傲气霸道得很。
    他也确实有自傲的资本,年纪轻轻就掌握明教大半势力,融会百家武学之长在江湖上已罕有敌手,心计谋略更是不输他人。
    若非阿眉投了他眼缘,只怕千军万马也难请他出手。阿眉同他也相处了半个月,自是已摸清了他的脾气,无奈地道:“我不是在想屠龙刀,我就是……有些晕船。”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