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8页

    [综武侠]每一世都是丫鬟命 作者:深山客
    第18页
    屠龙刀就算威力再大,也不过是一件死物,又如何能让天下归心。在他看来,阿眉这样聪明的人,竟也会相信这些无稽之谈,实在让人无法理解。
    世上难以理解之事何其多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酸甜苦辣,又有谁能完全理解。阿眉无意将刘家和屠龙刀的关系说得太分明,只含糊道。
    “数年前,我曾在一位长辈身边见过屠龙刀。如今屠龙刀现,却不知我那位长辈如何了……”
    杨逍见她皱眉,心知她口中那人恐怕并非普通长辈那么简单。只是他现在有心让这丫头改投明教,故而装作不知,道:“你若是想要屠龙刀,未必没有办法。”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阿眉喜上门稍,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问道。
    自当年明教教主阳顶天失踪后,明教内部便如一盘撒沙。白眉鹰王殷天正无意卷入众人之间的斗争,离开明教后便自创了天鹰教。
    天鹰教虽创建不久,可门下三堂五坛不乏好手,行事狠辣又不失进退,隐隐有压制长江一带帮派的趋势。
    故而天微堂堂主殷野王听说有人点名要见自己父亲时,还以为他耳朵出了问题听差了。
    他父亲白眉鹰王殷天正不仅是天鹰教的教主,更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。从来只有他老人家想见别人的时候,哪里容得别人上门如此呼来喝去。
    殷野王因心中存了怒气,出来见那人时,脸色便不大好看。进到厅中,见那人一身书生打扮,正悠然自得地赏析着挂在墙上的飞鹰图时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    “敢问阁下尊姓大名,寻我们教主何事?”他声音粗犷,又运内力于吼声中,震得人头皮发麻。
    阿眉只觉得耳朵被震得嗡嗡作响,胸口沉闷欲呕。好在杨逍在殷野王开口时就知不好,一手按在她肩头,涓涓细流般的内力缓慢滋润着她的肺腑,让她不至于晕厥过去。
    可在殷野王看来,对方在他们天鹰教的地盘上竟还同身边的女子勾勾搭搭,显然是瞧不起他们,故意做给他看。
    故而,待杨逍报上姓名后,他不仅没有因父亲与明教的关系对对方礼遇有加,反而冷笑一声道:“我素闻杨左使风流潇洒,如今见了,果然如传言所说。只是我天鹰教不比那些青楼楚馆,到底由不得杨左使你胡来。”
    他这话说得极不好听,根本就是将阿眉比作烟花之地的女子,再把杨逍比作嫖客。杨逍本也不在乎别人说什么,可是如今听得别人侮辱那丫头,心中委实不舒服。
    他若是不舒服,别人也休想好过。于是,他淡淡瞧了殷野王一眼,冷笑道:“连你爹都不敢同我这般说话,你又算什么东西。”
    阿眉大约知道当年灭绝师太的师兄为何会被他气死了,这人傲起来,确实气人得很。对面的殷野王显然也被气得不轻,虎目圆睁,牙齿咬得咯咯直响。
    “姓杨的,看招!”
    他武功同白眉鹰王一脉相承,走的是大开大合的路子。一拳过来有如泰山倾倒,铺天盖地朝着杨逍的胸口猛地打了过去。
    杨逍松开阿眉肩上的手,拂袖一挡。原本普普通通的布料就像融了钢铁般怎么也扯不破。殷野王的那一拳也如石沉大海,尽数被杨逍化去。
    这一动手,殷野王就暗道不好。他比杨逍年长几岁,自觉武功应该与他不相上下才对,谁知方才使了七分力的一拳,竟没伤到他分毫。
    想到此处,殷野王再次出手,拳掌交加如雷鸣电闪,这一次他使上了九分力。可杨逍不过微微退了半步,就将他所有拳风掌力给接了下来。
    天鹰教的人殷野王处于下风,便慢慢聚拢过来,将三人围在厅中,大有见势不对便要一拥而上的意思。
    阿眉一边观察杨逍二人的情况,一边悄悄从袖中掏出一个瓷瓶捏在手里。她虽不会武功,可当年得父亲友人曾赠了本药理毒经。
    在峨眉这些年,她闲来无事便常常翻阅,还请山上的帮手替她寻了各种毒虫毒草用来炼药。此次下山,她便带了不少‘好东西’在身上。
    若是待会儿杨逍不敌,她便打算将在场的人都药倒,再问一个个询问屠龙刀的下落。她相信那么多人,总会有一个怕死的。
    好在,殷野王虽脾气不好,却也是要脸的。他见众人如此,便大喝道:“退出去!今日杨左使做客我天鹰教,若我没‘照看’好他,自是我殷野王一个人之事。你们一群人出来做什么,别叫外人见了说我们天鹰教以多欺少,坏了规矩。”
    杨逍见他虽莽撞无理,却也并非一无是处,再想到他爹殷天正到底是自己旧识,不便真伤他性命,便收掌回身退到了阿眉身边。
    见他停手,殷野王反而一怔,眉头紧紧皱起,道:“你今日来我天鹰教,到底是想做什么?”
    他本以为对方是吃准了他爹殷天正有事不在,故意上门挑衅。可对方明明占了上风又忽然住手,就着实让他摸不着头脑。
    “杨某不过是听说贵教近来得了把宝刀,一时好奇想借来瞧瞧。”杨逍收手站立,一派儒雅书生模样,哪里瞧得出方才出手时的狠辣迅捷。
    殷野王一听他说‘宝刀’,立马就知他说的是屠龙刀,心中微微一惊。他们才得了刀不久,没想到这煞星就已知晓。
    对方既然直接找上门来,只怕是胸有成竹,若是非说没有,对方定不会因。心念急转,殷野王沉声道:“我教是得了一柄宝刀,只是杨左使你若想看,只怕还真不行。”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