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6页

    [综武侠]每一世都是丫鬟命 作者:深山客
    第16页
    “姑娘请随我来。”店伙计殷勤地接过伞,领着人朝二楼的房间走去。鹿杖客心头微动,一双细长的眼也追着少女曼妙的腰肢上了二楼。
    鹤笔翁最知道自己这个师兄的德行,忙道:“师兄,这事过后什么女人没有,你可别在因女人误事了。”
    鹿杖客收回目光,瞥了眼他杯里的酒,淡淡道:“这事既然如此重要,你也少喝两口。等这事了,你什么好酒没有。”
    劝人容易劝己难,听鹿杖客这般一说,鹤笔翁忙握紧自己酒壶,到底是不再劝他了。反正不过一个女人,左右也坏不了什么事。
    想到这,他又给自己倒了杯酒,眯着眼细细品了起来。什么女人不女人,哪有他手中的酒诱人。
    夜深,万籁寂静。鹿杖客忽然翻身坐起,推开门顺着走廊一路走到尽头那间房。
    白日里,他曾暗中注意过,那店伙计上了楼梯后共走了三十余步,细细算来,应是领那少女住进了最里面那间客房。
    一想到少女白皙光滑的皮肤,柳枝般柔软的腰,还有那温暖的小腹。鹿杖客嘴角露出个淫邪的笑,几乎迫不及待地用内力震断门栓,轻手轻脚地闪身进了屋。
    月光下,屋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馨香,厚重的锦被也难掩少女身段曼妙的起伏,一头乌黑的秀发散落枕边。鹿杖客凑到床前,轻轻抚过她的秀发,眼中的欲望几乎凝为实质。
    他将手放在床榻上,一点点伸进被子里,本以为触手可及的是少女柔软温热的身躯。没成想,竟先摸着了个冰冷滑腻的东西。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阿眉(狡黠):你猜猜你摸到了什么。
    鹿杖客(冷汗):好像是死神的镰刀!
    第11章
    鹿杖客愣了愣,忽的脸色大变,想要将手收回,却已晚了。
    一对锋利的牙狠狠咬住鹿杖客的虎口,他大怒之下猛地掀开被子,只见里头除了少女穿戴整齐的身子,还有一对花色诡异的蛇。
    “小花,咬他手腕。”清脆动人的声音此时听在鹿杖客的耳朵里,只觉得比世上所有声音都难听百倍千倍。
    他怒瞪那少女,挥手甩掉原本咬在手上的毒蛇,又一掌拍下攻击他手腕的那条,狠狠道:“你到底是谁,设计引我来有什么目的?”
    少女坐直身子,手里握着个漆黑的匣子,看着他冷冷道:“我目的,就是杀了你为我姐姐报仇。”
    鹿杖客刚封住手上的穴道,防止毒性蔓延。就听到她如此回答,不由一愣。他这辈子祸害过的女子数不胜数,难道眼前人的姐姐就在他弄死的女人之中?
    想到这,他不仅没有半点愧疚之心,反而嘲讽地道:“就凭你和你手里这个可笑的盒子?真是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    他狞笑着上前一步,却发现对方脸上没有半点害怕之意,反而嘴角微扬,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。
    心念一动,他又退了回来。这女人似乎正希望自己离她近些,莫非那匣子真是什么独门暗器不成?若他贸然上前,说不定反而中了对方的诡计。
    恰好此时,少女又开口相激:“你不是要杀了我吗,为什么不动手。若是再晚些,只怕你手上的毒就要浸入五脏六腑。”
    她越是如此催促,鹿杖客便越觉得其中有诈。运气逼毒,发现那蛇毒也并非她口中所说那般可怕,只要给他半盏茶时间,就能将毒素全部逼出。
    既然如此,她为什么要骗自己快些动手,莫不是她还有什么阴谋不成。□□湖总有个特点,那就是凡事讲求谨慎小心,只要有一点不对劲之处,他们就会犹豫再三,不肯轻易如别人愿。
    阿眉其实利用的就是他们这个心理,她的手握着那匣子一直对准鹿杖客,一双眼睛却已经开始观察他身上的破绽。
    两人就如此僵持着,不多时,鹿杖客就将蛇毒尽数逼出。他余光扫过掉落在地上的那床被子,心中有了个主意。
    “你我如此对峙也是枉然,不如你给我蛇毒的解药,我就放你一条生路,如何?”鹿杖客假意上前商量,其实一只脚已经勾住被子一角。
    还不待阿眉回答,鹿杖客脚下一踢,厚厚的锦被临空而起,朝着阿眉扑了过去。阿眉下意识扣动盒子机关,数十枚银针穿透被子打在地板上。
    青蓝的寒光笼罩着银针,看上去森然恐怖。由于棉被的阻挡,那些银针全数落空。鹿杖客不待她发出第二次银针,飞身向左面突袭,一掌拍向阿眉的头颅。
    只是不知为何,鹿杖客的动作相交于之前迟缓许多,阿眉扯下被子,正瞧见对方朝自己袭来。不待她按下机关,一个身影从屋顶破瓦而入,一把搂住阿眉闪到一旁。
    鹿杖客扑了个空,正待回身再战。那人已一掌拍在他背心,打得他五脏六腑立时搅在一起,随即昏死过去。
    阿眉瞧了眼来人,诧异地道:“你怎么在这?”
    那人并未立即答话,而是走到鹿杖客身边,忽地在他背心补上一掌,这才冷冷看着阿眉道:“你以为凭你手里那点暗器就能伤得了他?若是我再晚些,只怕能赶上给你收尸。”
    阿眉见他一掌要了鹿杖客的性命,坏了自己计划,虽心中有气,却也知他是好心,实在说不出责怪的话。
    只是鹿杖客一死,她原本想从他嘴里套出蒙邱义消息的打算就落空了,语气便也有些淡淡的:“我心里有数,不劳杨左使操心。”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