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2页

    [综武侠]每一世都是丫鬟命 作者:深山客
    第12页
    阿眉:胡说,我不承认!
    第8章
    “它这是……在向我求饶?”莫声谷看着小猴子,有些不确定地问殷梨亭。
    殷梨亭沉吟片刻,道:“不如我们将它交给船家,让船家领着去问问是谁丢的。若是没有人认,咱们就带它回武当。”
    这两人虽在江湖上已初具侠名,可内里还是少年心性。此时见这猴子机灵乖巧,便生了喜爱之心,想着带回去给师兄们见识一番也不错。
    哪成想,他们还没出门,船老大便寻来了。
    “打扰两位少侠休息真是不好意思,只是这船上有位客人养的猴子跑了,她怕惊扰了诸位,故而叫我来问问,船上可有人……”
    他一抬头,就见莫声谷手里睁着大眼睛滴溜溜望着他的猴子,要说的话突然卡在喉咙,好半晌才回过神来道:“这猴子……”
    “对对对,是我!阿眉快来救我,这个人要把猴拐走!”可惜在场的人都听不懂它的话,只以为它是见了生人害怕而已。
    莫声谷将它抱在怀里,安抚地抓了抓它的脑袋,道:“这猴子鬼精得很,我同你一起送它回去吧,免得在路上又被它跑了。”
    既然对方愿意亲自送去,船老大自是不会反对,领着殷莫二人往船的另一侧走去。
    阿眉倚窗而坐,嘴唇紧抿,也不知是因为晕船难受,还是在担心那个调皮捣蛋的小猴子。
    这事说来也是巧合,当日她要和纪晓芙下山,便依照约定带了瓜子给猴大。大约是包袱里残存的瓜子香气太过诱猴,猴四家的小崽子竟趁大家不注意,悄悄跟了上来。
    待二人上了船,阿眉打开包袱一瞧,那小家伙正津津有味地啃着装在里面的干粮。好在纪晓芙包里的东西没被它祸害,否则阿眉就不是罚它蹲墙角那么简单了。
    可就算这样,那家伙也不老实,趁着阿眉吐得天昏地暗时,又偷跑了出去。想到待会儿说不定有苦主寻上门,她就不由得头疼。
    正想着,门口便传来船老大的喊声:“纪姑娘,我在船上找到了只小猴子,还请您出来认认是不是你们走丢的。”
    门吱呀一声从里面打开,一个清丽高挑的少女从里头出来,见船老大身后还跟着两个陌生男子,其中一个怀里还抱了只小猴子,不由一愣。
    “这二位是……”少女声音清脆,脸上也挂着笑,看上去极温柔端庄。殷梨亭见她一双眼睛正柔柔看着自己,不由得红了脸,原本要说的话早就抛到九霄云外。
    莫声谷却没想这么多,他将怀里的小猴子提起来晃了晃问:“听说你们丢了一只小猴子,看看是不是它。”
    “阿眉!阿眉!快来救猴,猴要被人杀死了。”小猴子被人提在半空中晃荡,吓得吱吱乱叫。
    “谢谢这位少侠,它确实是我们丢的那只。”阿眉远远就听到那小家伙的叫声,虽有心教训它一顿,却也担心来人真将它怎样。
    一见阿眉,原本还吱吱乱叫的猴子忽然静了下来,可怜巴巴望着她,嘴里哼哼唧唧叫了两声。莫名的,殷莫两人觉得这小家伙是在告状。
    事实也确实如此。
    “阿眉阿眉,这两个高高的两脚兽想要捉了猴回家,你快救救猴!”阿眉瞧了一眼它身上尚未清理干净的糕点屑,嘴角微微一抽。很明显,这家伙不仅吃了人家的东西,竟然还恶人先告状。
    莫声谷见那小猴子到了她面前便极为听话乖巧,便知她所言不假。虽有些不舍,却还是将猴物归原主。
    那小猴子一到阿眉手中,便顺着她胳膊向上攀爬,直至到了肩膀,才气呼呼搂住她脖颈,背对殷莫二人坐着。
    “它这是在生我们的气?”莫声谷地看着那个小小的背影,不敢置信地道。
    他自觉对这小家伙不错,它偷吃他们的东西都没被赶出去,怎的对方还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。少年侠客不由得有些为自己委屈。
    阿眉最是会看人眼色,只一眼便猜到了莫声谷心中所想。她拍了拍坐在肩上那小家伙的背,不好意思地道。
    “它这家伙最是顽皮记仇,方才少侠你将它晃了两下,它便不记得之前得了你们吃食的事,只记得你欺负它了。”
    听了这话,殷梨亭也回过神来,稀罕地道:“它当真如此聪明,竟还会记仇?”
    阿眉只点点头,但笑不语。她先前说了那许多话,已经是很不容易。此时船又行了数里,那股翻江倒海的之意再次涌上心头。
    她就算舌灿莲花,此时也熄了说话的心思。纪晓芙一直注意着她的脸色,此时见她面色愈白,便对殷莫二人先是道谢,又是抱歉的说了一通才扶着阿眉回舱休息。
    大约是瞧出了阿眉身体不舒服,原先还一副不爱搭理人模样的猴子,此时已老老实实蹲在她头枕旁。将头靠着她的,相互依偎着。
    纪晓芙见此,也不忍多说什么,只又问船老大要了热水清粥,打算待阿眉舒服些时再给她服下。不过片刻,她们舱门又被敲响,纪晓芙开门一看,竟然是方才来的那两位少侠中的一位。
    “我方才见那位姑娘似乎不惯乘船,这里有些药丸子,是家师张真人所配,可固本培元。你……拿去给那位姑娘服下吧。”
    殷梨亭见纪晓芙窈窈窕窕地站在门边,一身水蓝色衣衫衬得她越发清丽脱俗,不由得面上发热,说话声音便不由自主地轻了几分。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