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1页

    [综武侠]每一世都是丫鬟命 作者:深山客
    第11页
    阿眉笑笑,点头应好。
    纪晓芙将水倒好后,到底不放心地问了句:“你真不要我帮忙?”阿眉忙摇头,脸颊绯红拒绝道:“我一个人就可以。”
    纪晓芙见她如此,忍不住取笑道:“都是女孩子,你怎么还怕羞。想当初说要帮我洗澡时,某人可是面色都不变的,怎么反过来就羞成这样?”
    阿眉当初自觉是纪晓芙的丫鬟,便习惯性地想伺候对方沐浴,让纪晓芙很是吓了一跳。她有心告诉阿眉,自己并没有将她当做丫鬟而是当成妹妹,便也提出帮她沐浴。
    哪成想,阿眉一听她这提议,吓得好一段时间都避着她走。所以每次一提洗澡,纪晓芙就喜欢用这事打趣她。
    其实阿眉也很无奈,她当了那么多年丫鬟,自然觉得服侍小姐沐浴稀疏平常。可是她自己却很不喜欢同别人坦诚相见,那种无所遮掩的感觉,会让她觉得很不安全。
    纪晓芙也没有多留,说了两句让她换水时叫她便关门出去了。待她一走,阿眉便将门栓插上,用帕子沾湿水开始擦手和脖子。
    待那污泥一点点被擦干净,露出来的手腕与脖颈白得如玉一般晶莹透亮。只是现在,那玉一般的肌肤上赫然多了一圈青紫痕迹。
    原来,杨逍当初抓住她手腕和脖子时,虽出手不重,可对于细皮嫩肉的阿眉而言,到底算是狠了些。
    如今她双手和脖颈都现了淤青,若被其他人瞧见,定一眼就能看出并非摔伤。所以,她也只能将手和脖子敷满污泥,用来遮掩上面的伤痕。
    之后的几天,阿眉以划伤脸为由,一直没有出门。好在峨眉众人也没多想,只当小姑娘爱美,不愿让太多人见着自己脸受伤的模样,便也贴心的没来打扰。
    只纪晓芙有些担心,特意求灭绝要来了治外伤的良药给她,怕她脸上留下疤痕心里难过。这般用心,让阿眉觉得欠她的越来越多。于是伤好后,更是尽心尽力将纪晓芙的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。
    连灭绝这个从不轻易夸人的人,都忍不住对纪晓芙道:“我总算明白,你爹当日为什么宁可惹我不快也非要留她在你身边了。有她在,你确实可以少了许多凡俗之事的干扰,将心思全部放在武学之上。将来若你能……她会是个好帮手。”
    也就是从此时起,峨眉中隐隐有传言,说灭绝师太有意让纪晓芙接她的衣钵,当这峨眉派的掌门。灭绝对弟子极为严厉,众人虽面上不敢讨论这事,私底下却慢慢讨论起来。
    江水涛涛,每年不知多少行船。
    阿眉坐不惯船,此时已吐得胃里空空,原本圆润的脸颊也消瘦下去。纪晓芙一边给她抚背,一边递上热水,让她喝两口缓缓。
    原来,纪晓芙因峨眉派中的流言所扰,又想着自己许久没有回汉阳见父亲,便将去武当给张真人送九十大寿贺礼之事揽下。
    好在武当山离汉阳不远,她回家见完父亲便可顺路过去,是以灭绝也点头同意了。而阿眉更是因为怕被认出来,整整七年没有离开峨眉。
    如今岁月已长,她容貌越发像曾经的她了,想来就算蒙邱义站在她面前,一时半会儿也认不出她来。所以这次下山,她也跟着来了。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才上了船没多久,她便开始晕船,一直吐个不停,可把纪晓芙给吓得不轻。正两人一病一慌之际,谁也没注意原本蹲在屋里的一个小小身影窜出了窗外。
    如今离张三丰的九十寿诞还有四个月,殷梨亭同师弟莫声谷正从蜀中往回赶。因怕路上耽搁,两人便借商船一住,顺着长江东去,打算入武昌后再下船北上回武当。
    这日,两人正于舱中商量为师父选寿礼之事,忽听自己包袱中传来奇怪的响动。两人虽都年少,却也并非第一次行走江湖,听到响动后皆握紧手中剑,小心靠近包袱。
    殷梨亭看了眼莫声谷,示意他小心,便抽出手中剑轻轻将包袱挑开,莫声谷站在一旁紧紧盯着,随时准备出剑。
    忽然,只见那被挑开的一角露出个圆乎乎毛茸茸的脑袋,诧异地看了殷莫两人一眼后,就害怕地缩回包袱中,将一个红彤彤的屁股露在外面。
    莫声谷舒了口气,有些哭笑不得地伸手将那还想往里钻的小家伙提了出来,道:“我只听说蜀中峨眉山上猴子又多又精,怎的连这江上也有猴子了。”
    小猴子被人揪住了后颈,却没有如想像中那般张牙舞爪拼命挣扎,反而四肢下垂,一脸乖巧地望着这两个丑模丑样的两脚兽。
    殷梨亭将包袱打开,看着里面已经被某个小家伙啃得乱七八糟的点心,有些无奈地道:“大概是我们之前买的核桃酥将它引来的,也不知它是从什么时候盯上的我们。”
    莫声谷见它可怜巴巴望着自己,忍不住戳了戳它的脑袋道:“奇怪,我怎么觉得这家伙好像和那些山里凶悍的猴子不太一样,未免太通人性了,不会是船上哪家人养的吧?”
    那猴子见莫声谷戳它,突然一下子抱住他的手指,惊得殷梨亭忙道:“小心它咬人。”
    没成想,那小猴子不仅没咬莫声谷,反而用两只小爪子抱住了他的手指,吱吱叫个不停。若是阿眉在,定能听懂它此刻的意思。
    “两脚兽你不要杀我,我家阿眉有钱,她会买吃的还你的。”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猴:我是有主的猴,不是小偷,你不能打我!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