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2页

    [综武侠]每一世都是丫鬟命 作者:深山客
    第2页
    待入了林子,确定那人看不见他二人后,蒙邱义的脸色顿时肃杀起来,低头对怀里的孩子说了一声‘抱紧’,整个人就如猛虎般,在林中飞奔起来。
    林中树木繁茂,枝叶如遮天密网,朝两人扑面而来。可奇怪的是,蒙邱义在这样密密麻麻的树林中速度半点不慢,哪怕再奇诡的缝隙,他也能平稳穿过。
    “不错不错,难怪你能逃那么久,确实有些本事。”一个阴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仿佛是贴着蒙邱义的后脑勺说出,另他心头一震,大感不妙。
    可是他没有停,蒙邱义就像没听到那话一般,还在往前,甚至速度比原来更快了。他怀里那孩子不由得紧了紧抓住他衣襟的手,却一声不吭。
    “你已经跑了大半个月了,还不累吗?将你怀里的孩子和那把刀交出来,我或许会让你死得轻松些!”
    那人的声音如影随形,不疾不徐,显然还留有余力。可是蒙邱义已经不行了,他的前襟已经被汗打湿,呼吸也比之前急促了许多。
    他已经近半月未合眼了,一直带着怀里的孩子东躲西藏,生怕被后头的追兵赶上。如今,他们还是被追上了。
    “哼,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身后的人一声大喝,紧接着破空之声从身后传来。蒙邱义怀里的孩子再也忍不住,脱口而出一句,“蒙叔叔,小心。”
    蒙邱义目光一厉,抱着那孩子整个窜上旁边的一棵大树,于树冠上猛踢一脚,借力在空中一个翻身,朝那人的头颅挥去一道银光。
    那银光是一条鞭子,似铁非铁,奇重无比,挥出时只觉空气都被它撕裂。被这样的鞭子抽上一下,只怕脑袋都要开花。
    而那人的脑袋没有开花,他甚至没有闪避,只是伸那只骨节分明的大手,就稳稳抓住了蒙邱义回来的鞭子。
    空气似乎凝结了,蒙邱义的血液也仿佛凝结了。他知道,这个人既然能轻松接下他的鞭子,只怕武功定是高出他许多。
    他不怕死,从他入了江湖的那天起,他早已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。可是他若是死了,怀里的这孩子定也活不了,还有背上那把刀……
    “蒙叔叔,你自己走吧。”他怀里的月儿将一切都看在眼里,知道这次来抓他们的人是个高手。只怕蒙邱义这次是真的再难抵挡。
    她不怕死,死于她而言实在是太过平常的事。毕竟每一世都没喝上孟婆汤的人,总要比一般人想得开些。
    “闭嘴!”蒙邱义低声呵斥她一句,锋利的目光死死盯着那人,像是在找寻动手的机会。月儿微微抬头,看着顺他鬓角滑下的汗珠,万分不解。
    她从前见过很多人,有达官显贵天潢贵胄,也有升斗小民市井之徒。他们多数都以自己利益为先,轻易不肯将自己立于危墙之下。
    像蒙邱义这样为了一个承诺,就将自己生死弃之度外的人,不是没有,只是少得可怜。而这样的人,若是死在这,未免太可惜了些。
    可她不会武功,什么也做不了,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人狞笑着将手中的鞭子在腕上绕了一圈向后一拉。那只鹰爪般的右手,就朝着蒙邱义怀了的她而来。
    忽听卡啦一声,那人缠在左手手腕上的鞭子竟然应声而断。就在此时,蒙邱义猛地再挥鞭,那鞭子就如灵蛇腾空,直袭那人胸口。
    那人本以为制住了蒙邱义的兵器,所以出手时便松了警惕。没成想那鞭子竟然是一节一节咬合而成,只要蒙邱义按动开关,鞭子就可从任意位置断开。
    眼见鞭子就要抽在他胸口,那人不得不收回右手,挡在胸前。这一鞭比方才的更重更狠,哪怕手上功夫一流的他也忍不住闷哼一声,连退两步。
    这两步不多,却叫蒙邱义得了机会。他再次转动机关,手中的鞭子又卸了两节。原本柔软如灵蛇的鞭子顷刻间就变成了一条铁棍,朝着那人的下腹刺去。
    那人兀自抓着刚被卸掉的那节鞭子,眼看就要被刺个窟窿。还不待蒙邱义高兴片刻,对方嘴角忽然露出个冷酷的笑意。
    他的右手猛地一沉,方才的断鞭恰好拦住了刺来的铁棍,同时左手挥出绕在手腕的那一节断鞭,狠狠打在蒙邱义的膝盖上。
    只听咔嚓一声脆响,蒙邱义脚下一软,整个人向前扑去。月儿吓得闭上眼,准备接受疼痛的来临。
    可是她到底没摔在地上,蒙邱义右腿膝盖一碎,右手便快速弃了鞭子拔出背后的那把刀撑在地上。
    “月儿,你到那边去,等你蒙叔叔杀了那人再来接你。”他的衣衫已经被汗湿透,右腿根本连站都站不起来。
    可是他声音中的豪气,眼中的锐气就像他手里的刀一样令人瞩目。
    “屠龙刀!”从那把刀被□□后,对方的眼睛就再也无法移开。他近乎狂热地盯着那把刀,嘴里不停喃喃自语,“武林至尊,宝刀屠龙,号令天下,莫敢不从……”
    月儿抿着嘴,听话地躲到了一旁的大树后,睁大眼盯着又重新缠斗在一起的两人。她清楚蒙邱义是想让她趁机逃走,可是她不会武功,就算逃得了一时,也逃不了一世,还不如在此等着,等一个机会……
    蒙邱义其实已是强弩之末,虽有宝刀在手,也只能挡得了一时。果不其然,没多久,他的右腿就再也使不上一分力气。对面那人也趁机夺了他手中的刀,一脚踏在他背上,将蒙邱义狠狠踩进松软的泥土里。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