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6章顾矜春梦: χfàdιàn.?ó㎡

    聊骚对象是顶头上司(高h) 作者:啊肥阿
    第16章顾矜春梦: xfàdiàn.?o㎡
    叶倾自从刚才看到他手机上面有那个app之后,脸色就变的青绿色的。
    被吓的。
    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也会下载这种app,他下载这种app干什么?
    他不会也玩吧。
    她也玩,他们两个不会这么倒霉?
    不会的,不会的,应该不可能会这么倒霉的。
    叶倾安慰自己,但是越安慰自己越慌张,一想到跟他在一个app,就担心会遇见。
    不过仔细想想,自己有没有遇到像他这么龟毛的人,不会的,不会的。
    叶倾安慰自己,但是表情有点浑浑噩噩的躺在沙发上。
    心里在默念阿尼陀佛,不会的不会的。
    顾矜本来都闭上眼睛准备睡觉了,但是突然又很好奇那个男人究竟跟叶倾是什么关系。
    睁开眼睛看着在沙发上躺着的人,问她:叶秘书,你跟司南究竟什么关系?他今天晚上开车带你走,你们两个聊了什么后面呢?后续怎么样了?xγuzhaiwu.cしub(.club)
    他觉得今天要是搞不懂这个问题,他估计都睡不着。
    叶倾:顾总,你怎么这么八卦,我们两个就是旧同学的关系,他今天就是送我回去而已。
    顾矜不相信,没了?
    叶倾:没了
    毕竟她觉得他们之前在一起的那点时间,也不叫真的在一起,就那么几天的时间。
    别说前任的关系了,免得给人家的名声造成不好的影响。
    顾矜不知道为什么,听到这番话这才舒服多了。
    他翻身回去,继续睡觉。
    后面又翻身过来,喊她:叶秘书,我后背有点痒,你给我挠下痒痒。
    叶倾:顾总,我是你的秘书,又不是你的保姆,挠痒痒这种事情,你叫我干什么?
    顾矜声音都有些软了,快点,叶秘书,真痒了,难受。这里又没别人了,我总不可能出去喊个护士帮我挠痒痒吧。人家以为我神经病。
    叶倾:你喊我帮你挠痒痒,难道就不像神经病吗?
    顾矜:叶秘书,你好好反省一下,我会变成这样,是谁害的。如果不是你的话,我至于这样吗?你不给我挠痒痒,我要是被你气出病来,你还得负责我接下来的医药费把你卖了都还不起。
    叶倾:
    叶倾给他翻了一个白眼,没办法过去他身后,给他挠痒痒了。
    手伸了进去。
    顾矜跟叶倾两个人还没有这么亲密过,叶倾的手就这么钻进来,软绵绵的手感,瞬间就让顾矜觉得背部都麻了。
    顾矜皱着眉的在想这种感觉,怎么形容这种感觉?就好像自己飘在棉花上面被电了一样。
    他觉得自己有病了,怎么突然有这种感觉?
    叶倾觉得他身上真的是热的厉害,可能是男人跟女人的体温不一样。
    她想赶紧给他挠了痒痒就走,伸进去用手指甲给她挠。
    她手指甲不短,所以挠痒痒还挺舒服的,在他的后背上面摩蹭,上下的弄,问他:顾总,还有哪里痒?
    顾矜反应了过来,哪里都痒,你挠你的。
    叶倾:
    叶倾继续给他挠痒痒,但一直顺着一个方向,让顾矜生气了,上面一点。
    叶倾往上面。
    顾矜:下面一点。
    叶倾往下面。
    顾矜:左边一点。
    叶倾往左边。
    顾矜:右边一点。
    叶倾:顾总,你是什么方向盘吗?每次都能不一样?
    顾矜:让你挠就挠!
    叶倾继续,顾矜又上下左右的给他挠,问他:顾总,舒服了吗?
    顾矜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皮肤太敏感了,毕竟他平时穿的衣服,床单都是贵的不能再贵的,医院的病服品质有些差。
    他才痒的不行。
    现在被叶倾挠痒痒,好多了。
    舒服了。
    顾矜话刚说完,护士敲门说:病人注意一点,这里是医院,不是酒店。至于这么猴急吗?有什么不能回去做了?
    顾矜:
    叶倾:
    叶倾听到这话尴尬的想抠脚,赶紧回到沙发上躺着。
    叶倾躺在沙发上,时间太晚了,她的本来就是困的不行被叫起来的,所以现在又困了。
    她很快睡过去了,顾矜转了个身,看着叶倾已经睡过去了。
    他都无语死了这个医院,什么破医院?这里还有vip病房呢,就给- -床被子。
    他起身,把被子给了叶倾盖上,他自己缩成一团的回到
    病床躺着。
    叶倾今天没有戴眼镜,也不知道是不是太担心他了,所以连眼镜都没有戴就过来了, 穿的是普通的运动服。
    所以看起来还挺温柔的。
    顾矜就这么侧躺着的姿势看着叶倾,他发现,叶秘书长的好像,也挺好看的,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老土。
    平时打扮的老土,现在看起来很温柔的一个人。
    他看着就睡过去了。
    顾矜做春梦了。
    梦里梦到在病房这里,他被叶倾给脱了裤子。
    他被吓醒,叶倾抓着他的裤子说:哥哥,人家想看你的鸡鸡。
    顾矜被吓懵:叶秘书!你胡说八道些什么?我是你老板,我什么时候是你哥哥了,你做梦,你还想认我这个富代当哥哥 !
    叶倾委屈巴巴的看着他说:人家是想让你当人家的情哥哥。
    顾矜:
    顾矜没有反应过来,裤子都被叶秘书扒下来了。
    叶秘书爬上床,随后按着他的胸膛说:哥哥,你也喜欢人家的吧,不然怎么心跳这么快,好馋哥哥的身体啊,哥哥,我们做爱吧。
    顾矜被这么大胆的举动吓的结巴:你你你我我这么高贵,是你能高攀的?
    叶倾听到这话笑了笑,她把裤子脱掉扔到地上,露出里面的内裤。
    里面竟然是丁字裤,逼毛不多,但是很骚。
    她把丁字裤也脱掉,把顾矜重新推倒,随后坐在顾矜的脸上,把小穴放进去他的嘴巴上。
    就这么坐下去说:哥哥,给人家舔舔逼好不好!人家天天看着你英俊的脸庞,就想你给人家舔舔逼呢。
    顾矜觉得自己禁不住诱惑,闻到一股骚味就张嘴要舔。
    结果
    叶倾把一杯冷水泼到了顾矜的脸上。
    顾矜被冷水给弄醒,睁开眼睛。
    看着叶倾无辜的眼神看着他说:顾总,你做噩梦了?一直喊着不要,不要?
    顾矜黑脸:这就是你拿水泼我的理由?
    叶倾:你叫不醒啊,我看你一直喊怕你做噩梦啊。
    顾矜沉默了一会儿,用手把脸上的水甩干,随后拿着枕头朝着叶倾身上打去:叶秘书,我有一天死了,肯定是被你气死的!
    叶倾:
    [作者有话说: 600猪加更啦,下次700猪加更!求猪猪呀。]
    --
    第16章顾矜春梦: xfàdiàn.?o㎡  -